首 页公司网站公司介绍诗词鉴赏出版书讯人物报道在线留言联系我们中华诗词论坛
 
  首 页 > 诗词鉴赏 > 诗词鉴赏
新闻内容
赏析傅占魁几首诗词
【 来源: 】 【 发布时间:2012-07-16 】 【 字体:

海鸥
一掠苍茫写白飙,横天来去自逍遥。
偏将素羽投沧海,犹许精魂托碧霄。
漂泊不知潮涨落,沉浮那计雨喧嚣。
翩翩但有千秋种,万里长吟动玉箫。

【简析】作者一生以杜甫为楷模,其诗厚重工稳,其人风雅有度。而这篇咏物之作,在百科《鸥》中,我用诗把杜甫与顾况的咏鸥之作与此作做了对比,诗坛大姐包德珍老师为此不惜笔墨的介绍了咏物之手法,可见此作主题深刻,手法灵活,气势博大。此作写于九六年的厦门,全诗若即若离,物我相融,言志之奇葩,具有很高的文学艺术价值。
首联即物而写,即紧扣所咏之物实写海鸥在浩瀚的大海上奋翅自由掠飞的英姿。这当是作者处于高处,远处,瞭望着大海所见的景象,苍茫的大海尽在眼底,一掠飞过的海鸥在它的背景——苍茫的大海的映衬下“横天来去”,任其逍遥。颔联是写海鸥的独特志向,高雅情趣。此联对仗工稳,格律严谨,词语精确,音节和谐,色彩素雅亮丽,读来朗朗上口。“偏将”“犹使”两个词突出了海鸥眷恋大海是自己的独特爱好,愿在广阔无垠,波涛浩瀚却充满惊险与刺激并相对静谧的大海中搏击风云一掠千里,这两个词有凸显并强调海鸥崇高的理想的选择是自己的自愿,爱好,并且全身心的投入的作用。从而表现了海鸥对理想的追求执著,一往无前,义无反顾的情怀,读来令人钦敬。“素羽——精魂”还有“投沧海——托碧霄”两组词不仅对得严谨令人咋舌,而且色彩的选择极其讲究,“素”“碧”,淡雅、亮丽,能给人以审美上的愉悦,给句子增加美感,更加流露出对海鸥的喜爱之意,在意义上又将海鸥的志趣落到实处。人们不禁会问此联仅仅是写海鸥吗?我们已经读出“离”的味道了,海鸥之志已经人格化了,“偏将”“犹使”“投”“托”几个动词早已是人的行为了,行文之中也早已流露出了作者的盛赞之意。深想一步海鸥之志不就是作者之志吗?首联可以说是写“英姿”,此联则是写魂志,形式上首联“即”实来写,颔联则“离”实转虚,虚虚实实,即即离离,这真是又即又离,不即不离,极尽即离之妙。再看颈联,“漂泊不知潮涨落,沉浮那计雨喧嚣”人格化的味道更强了,也就是说“离”的味道更强了。这是个转句,作者将诗的意境一步步开拓,一层层深入,至此已转入主题的高峰,人说律诗全在一转,能否转出新意全在作者的思想境界,价值观念,这需要作者不仅要有诗品的深度,还要有人品的高度。细看这一句,作者写的哪里是海鸥,分明是自己心灵的袒露。挚爱并投身于自己的事业,风雨漂泊一生,竟不知社会大潮的潮起潮落;仕宦之途或是人生之途不管待遇怎样,地位怎样,哪里去计较人世风尘的喧嚣?政治风云的变换,物欲横流的浸染,全不问,也全不计,这种忘我的天人境界,这种坦荡的广博胸襟,这种认定不舍的高雅追求,令人崇敬。内容上虽然是“离”的味浓了,但形式上还是“即”在“海鸥”上,“漂泊”-“沉浮”,“潮涨落”-“雨喧嚣”这些两栖词语既可理解写人,又可理解写海鸥,“即”和“离”已处于胶着状态,我们只能在成份上做些偏重性的理解,其余则真的没有办法将他们截然分开,这才是真得咏物之诗写法的真传,领会到这里能不从心底里感到赞佩吗?!“翩翩但有千秋种,万里长吟动玉箫”,笼统地说这是个前“即”后“离”式的尾联,但“即”又不是全“即”,“离”又不是全“离”,仍是有离有即的。“翩翩”句表面看是写海鸥潇洒翻飞的各种(不只是数量,还有历史的厚度)姿态,实际是写古今以来海鸥式的杰出人物在浩瀚的历史舞台上,在各自所喜爱的领域定格给时空的优美的倩影,海鸥可以是个诗人,可以是个文学家,科学家,将军,亦或是某个行业有所建树的工匠,但主要的成分还是诗人自己,诗人是在抒发自己的感受,在抒发之中“不经意的”或是“情愿的”将自己的独自爱好,高雅志趣,高尚人格,广阔心胸,伟大抱负,清廉操守----乃至于高贵的价值取向展示给读者。此外从整体看对句“万里”一词与“横天来去”构成遥相呼应之势,章法更显严谨,“万里长吟动玉箫”,作者以海鸥万里长吟发出玉箫和鸣般的美音作结更增加了美感,这一结,显得厚重,深刻,俊美,深化了主题,升华了中心,使全诗四联珠联璧合,浑然一体。
总之,这首咏物诗立意新颖,构思奇妙,想象瑰丽,状物传神,词语精美,尤其是较理想的处理好了物我关系,做到了若即若离,即离有度,拓展了古人写海鸥的意境范围,拓深了前人写海鸥的主题意义,同时又以执著的理想追求。另外早年著名诗评家王英文教授更有精到的评价,其评曰:若论立意之新奇,构思之巧妙,想象之超绝,状物之传神,炼字琢句之精美,傅君(即岭 梅先生)此作虽不敢说艺压群贤,但评之为当代力作佳品,当不算溢美之辞。(黄莽整理)

沁园春•登邙山远眺黄河
   
    跃马邙山,倚阁浮天,万里苍黄。瞰河横大野,金熔赤蟒;桥携沃岸,影织危樯。沙积秦唐,涛吞腐浊,咆哮无羁马脱缰。云深处,览百川灵气,一洒沧沧。    如椽大笔飞扬,挟莽莽昆仑彩墨香。思鸿蒙盘古,血流长热;堙洪息壤,鲧逝犹翔;诗史怀忧;圆周寄梦,百代狂书卷浩茫。烟波动,看蛰龙重翥,天海雄章。

【简析】这首词写登邙山远望黄河,上片写从高处远望所见之状,黄河横卧在万里苍黄的大野中,随之写黄河之势:“沙积秦唐,涛吞腐浊,咆哮无羁马脱缰。云深处,览百川灵气,一洒沧沧。”现实的景与事和想象中的景与事互相映衬,相互交织,形成一种恍虚的画面,却表达出一种感人至深的情感。仔细品读,便可以感觉诗中那种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的境界,那丰富的词中意象,那开拓的词的意境,便产生了广阔的审美空间。下片“如椽大笔飞扬,挟莽莽昆仑彩墨香。”作者采用比拟使下片衔接有力。以“思鸿蒙盘古,血流长热......”一个领字“思”拓开了思路,字里行间流露的思想和倾向十分清晰明确的表现出来,“诗史怀忧;圆周寄梦,百代狂书卷浩茫。”含郁委婉,曲折深沉,韵味悠长,感情劲展,起落有致。是首大气成功之作。(包德珍)
沁园春•长江
   
   梦醒昆仑,远古流来,超越时空。系狂澜万里,天峰骨裂;夔门一线,地窟飙冲。三楚腾烟,五湖撒野,莽荡随心走玉龙。风鹏起,卷茫茫泽国,浪簸苍穹。    生生浩渺魂雄,问亿载沧桑几吐虹?令葛洲截坝,丹池嫁北,荆洪分路,高峡浮空。激浊扬清,裁弯取直,牵水驯江任美容。我来了,共瑶姬倩影,千古融融。

【简析】这首词大气,豪放。上片写长江之形之神,生动形象,起式很壮观:“梦醒昆仑,远古流来,超越时空。系狂澜万里,天峰骨裂;夔门一线,地窟飙冲”令人惊心动魄的雄奇景象,词句运用得非常准确,生动,传神,产生一种豪放的气势。下片抒情,转写现状:“生生浩渺魂雄,问亿载沧桑几吐虹?令葛洲截坝,丹池嫁北,荆洪分路,高峡浮空。激浊扬清,裁弯取直,牵水驯江任美容。”这些词句较好地体现了长江的那种波澜壮阔的情怀,让读者如亲临其境,感觉那份博大。这些具有豪放派风格的词句被作者信手拈来,为其服务,拥有着最大气的感觉。“我来了,共瑶姬倩影,千古融融。”我来了,三个字将自已真情牢牢系在此景之中,正是作者直接抒发的感情,有着强烈的主观性色彩,却给读者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正是余音袅袅。全词感情高亮沉郁,昂扬而又顿挫,有着无限的感慨与豪放的胸怀,这正是词中豪放之气所能释放出来令人读来产生共鸣的大手笔。(包德珍)

梦瞻古槐

万古何为宅?常作天涯客。披肝竭愚诚,不觉头飞白。日夜思归程,梦里春风生。微躯忽羽化,翩翩一何轻。云涛遁眼底,山河扑我怀。倏然尘埃落,遥遥见古槐。泪盈盈之夺眸兮,何人生如水去滔滔?膝曲曲之叩首兮,何天旋地转之摇摇?其灵苍苍,其根长长。生兮何守?子之依娘。君不见:高槐半入云天外,铁藜画戟攒长空;君不见:浑身龟裂凝成茧,依旧盎盎绿芙蓉。树根数丈黄泥里,纵横脉脉相交通。人道是:阴风摧万木,独此屹如山;洪涛何漫漫,根基几千年!电击何伤;雷轰无妨;鸟来巢暖树;日炙人依凉;恋侣槐荫护;笑它蚁国狂。侧耳听:万叶千枝语簌簌,母亲日日声声唤:地平线上望儿归,可知一伫思无岸!春日思兮鹃啼血;夏日思兮火云烈;秋日思兮风萧萧;冬日思兮啸冰雪。如听泠泠泣诉声,膝下怆然泪纵横。醒来惟觉枕席湿,心魂犹系槐花馨。不怕飘零似秋叶,一生豪气挽虚弓!堪笑归来空两袖,但留月挂泰山松!情恋恋,意雄雄;龙归海,雁思风。长使寸丹凝铁血,化作古槐年年春色碧千重!

【简析】这首诗驰骋想象,通过梦中“遥遥见古槐”,再杂以夸张,抒发了对世事沧桑的感慨及对母爱的歌颂,末尾抒发情感,以“长使寸丹凝铁血,化作古槐年年春色碧千重!”作结,表达了作者坚韧不拔的意志。全诗波澜起伏,离奇处如蛟龙腾舞多姿,奇丽处如云霞变化万状。韵脚变化,五言七言句式,骚体句式,散文句式错综复杂,读来令人眼花缭乱,强化了古槐之姿态万方及作者情感的表达。(姜羽丰)

郴州永兴行

夕别黄鹤楼,朝识秦少游。千年梦里相思久,一眸秋雨便江流。彩球飘曳笑盈盈,倚空荡漾垂长缨。天桥遥对双虹落,夹岸青山列队迎。诗俊如云,海客纷纷。枕衡峰兮同啸,恃南岭兮高吟。船山一唱群峰和,阵阵天风侧耳听;飘然宛见徐霞客,引我醉入画中行。丹崖壁削映清江,江在丹崖云雨乡。千环百转烟霞幻,渡头蓦地解牵缆。如箭离弦付漂流,同舟共渡百年修。卸去一身尘世甲,无羁无绊任沉浮。双舟戏水释童心,水珠顿洒满天星。舟头湘女歌声起,水样明眸水样情。竹青青兮颔首,鹭亭亭兮驻足。依稀星外来仙乐,浑如人在银河浴。忽地雷霆落九垓,悠然跌入浪峰堆。几声惊讶眸初定,又遇劈崖贴面来,礁欲龇兮转回流,蛇吐信兮盘成球。骚人招手虹桥过,金童玉女云优游。藤萝附木,阴阴苍苔,赭崖百仞,悬棺洞开。水色渐深波面宽,山青水碧抱云看。庞然一象淌水过,欲吸田螺鼻上盘。中流狮石,白首粼粼,破空飞栋,灵泉津津。停舟拾级上云崖,蟒洞临波一寺开。满江烟雨琉璃动,为我一倒千樽醅。神农百草应犹在,碧魂霭霭云间生;孔明战阵今何在?羽扇犹挥云千层;欲问洪秀全,天国居何倾?千里瞻黄公,战刀拨江舲。人间险道何容直,昌黎旧路今仍屈!幸有淑女相搀扶,我情不负天生骨!愿得此生拴缆文公滩,斑鬓尽染青山色!

【简析】古风更能抒发情感,更能体现一位诗人的才气。古风需要作者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这首作品跌宕起伏,全诗可分为四小段,两大段,第一大段诗中发挥了丰富的想象力,运用浪漫夸张的艺术手法,极力描写了辞别家乡武汉到湖南郴州的所见景色。第二大段则是强调了所见之后对古今人物世事的描写发出的感叹,沧海桑田,历史的沉浮,不过云烟,而如今一览不负此生。全诗虽无横空之名句,但抒发了对大自然的亲近,向往,首尾呼应,气势磅礴,文笔隽永。(黄莽)

添加时间:2012-07-16  浏览次数:2285
 下一个:傅占魁:杜甫颂

新闻评论
暂时无数据...
免责声明
您现在的位置:管理首页 >> 诗词免责声明
诗词免责声明:
栏 目 分 类
  ├ 诗词欣赏
  ├ 诗词鉴赏
  ├ 现代诗歌
会 员 注 册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
产 品 搜 索
关键字:
编    号:

协会首页 支付方式 配送方式  收藏本站
Msn:中国诗词协会中国诗词协会 旺旺:中国诗词协会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系统: ICP: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2028488号